旻先生

是个男的
另外不要叫我错字受

[白信]命中注定(BE)现代PA

[白信]命中注定(BE)

这是一篇我个人觉得不怎么虐的文,看每个人的接受程度来吧。

————今天的分界线很正经——————

       零星的鸣笛声划破沉寂的夜幕。

       韩信在李白曾经的桌上留下一张轻飘飘的纸,笔迹是从未有过的工整,一如既往的压抑。

       “再见”

       他站在天台上点燃了一支烟,只吸了一口就在护栏边捻熄了。

       未灭的火星闪烁着消失在夜幕中。

       看不见启明星。

       韩信眯起眼睛。

       好像看不见本该站在路尽头的人了。

       没有了他的救赎,我是不是终于可以离开了呢?

       路尽头的人走了,没有理由再去踌躇了。

       他毅然翻过护栏,夜色中冰冷的铁一如他异常冷静的内心。

       一脚踩空,他不去挣扎着抓住栏杆,任由身体坠落。

       看来是真的毫无眷恋?

       假的。

       他心里全是李白。

       笑着的李白,严肃的李白,脸颊泛着微红的李白,在耳边轻声唤他名字的李白。

       落地的那一刻,享受着最后的一线清明。

       终于解脱了。

       理所当然的离开。

       大概吧。


       次日早晨。

       李白对韩信的死并不惊讶,但脸上却是一 种复杂的神形。

       片刻后,却对着众人微笑。

       看来当初决定离开他是对的。

       或许可以让他真正的解脱。

       “祝贺他,”

       旁人不解他为什么对曾经的恋人是这种态度。

       “我只希望他得到真正的快乐。”

————————————————

       其实韩信一直都认为人生没有多大意义,活着大概只是为了路尽头的人。

       很多人都不理解这个路尽头的人对他来说到底是怎样的意义,也不明白韩信在想什么,所以他索性装作是一个所谓正常的,对生活抱有期望的人。

       直到他遇见李白。

       他发现只有李白理解他。

       李白知道他对生活并没有期望,所以离开他,从路尽头离开,成全了他最初的愿望。

       可这个时候的韩信好不容易在生活中找到希望的火苗,黎明的启明星,它们却又通通熄灭了。

       也许在遇到李白前成全他,那该多好。

       狗屁。

       不遇到李白根本就没法成全他,这不现实。

       所以,一切都是所谓命中注定。

       或许这是最好的安排。

[魔道祖师同人][晓薛][薛晓]故事

       也许有ooc,我的错。灵感来自若以止白《故事》,建议配合食用。Orz话不多说下面是正文。

——————我是不正经的分界线—————

       夔州镇上,虽不比皇城繁华,但也别有一番车水马龙的景象。拐过这些看起来十分高调的红楼酒馆,小巷里却是一些满身污秽的小孩子。他们从小便被父母家族抛弃,在暗流横纵的社会中被冲的东倒西歪。         

       流浪群体中,有一个长着一对小虎牙的少年,正盯着茶馆门前的店小二手里那盘点心。

他天生喜欢吃甜食。                  

他躲在角落里,直勾勾地盯这那盘点心。像他们这群没人要的孩子哪会想什么得什么,能碰巧遇到百姓街坊随便扔一点吃的他都该感激涕零了。点心,糖,那可是要钱买的。

       钱?他怎么会有钱?         

       吃上一颗糖,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奢望。

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看起来地位不低。         

他招招手,示意这个可怜的少年过来,少年思考片刻,抱着警惕的态度向他慢慢靠近。         

       那个男人问他:“你是想吃那盘点心?”         

       少年点点头。         

       “这样吧,只要你去帮我送信,我就把那盘点心买下来给你。”说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那个店小二手里的点心。         

       少年激动不已,接过他手上的信封就出发了。        

       少年带着信封在大街小巷走着,脑海里却响起另一个声音。

       “别去啊,停下吧……”      

       直觉告诉他好像不太对劲,于是他在拐角处停下了。

       说不定,我会遇见那个人呢? 少年拿着信,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却只见安静的岁月年华在平静的流逝。

       果然,只是想多了。         

       如果去送信,起码还有点心吧。

       少年想着,继续走着。   

       他飞奔过街巷,转眼到了那个人的住处,拿着信纸站在看起来很奢华的木门前。                  

这一路并未发生什么,他想,那个人真是个好人啊。

       边想,手便敲起了那木门。少年连敲了好几下才有人应声来开门,一见到门前浑身污秽的少年就展现出满脸厌恶。         

       少年以为得到的是一句感谢,却未曾想过对方看过信后只是狠狠的抽了他一耳光,信封掉落在地。他强忍着泪水,从地上捡起那个信封,头也不回,一路跑到那个叫他送信的男子前,向他讨要点心。         

       而少年更未曾想到这个男人看见自己回来后,便翻脸不认帐了。

       少年岂会甘心?于是他便缠着那人讨要。

那男子的耐心被他纠缠完了,便是反手一掀,少年踉跄了几步,又想上前,却被那男子一鞭子抽倒在地。原本那男子还想上前补几脚,但看见不远处飞驰而过的马车便改变了主意。他嘴角向上扬起一个弧度,开始往后退。         

       少年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满心委屈。眼里藏了很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脑海里浮现着刚刚的一幕幕,却被一阵痛心入骨的刺痛打断了。 那辆飞驰的马车碾断了少年的左手小指。

       少年好像感觉到自己的小指骨头被生生的压碎,碾烂,碎成渣。这好像是叫,撕心裂肺的痛。         

       不是说人间总是善良的吗?         

       不是说那些帮派总是好人吗? 

       早知道,那时候就该停下的。 

       少年被泪水模糊的双眼里倒映着那个男人的一脸笑意,他仿佛在看一只任人摆布的蝼蚁 

       少年顿时满心怒火。         

       可他作为蝼蚁,又何来的力量与其对抗呢?         

       如果这时的他傻到想要找他讨个公道,那少年定是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

       那个本只需一颗小小糖果便能满足的少年,被这个男人的一场恶作剧变成了个十恶不赦的小流氓,染黑了他那颗赤子之心。    

       “哥哥,你再讲一个故事吧。”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哥哥......”         

       一群小孩子围在一个白衣道人身边。         

       那白衣道人身后背着一把缠满绷带的剑,眉眼处蒙着一条大约三指宽的白布。       

       “故事没有了。”他轻轻一笑,竟然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我名,晓星尘。”他说着,转身站起,向义城的方向走去。         

       他推开一扇木门,房间里,只有一棺棺椁。他揭开棺木,里面躺着的也是一位白衣道长,同样在眉眼处蒙着一块三指宽的白布,不同之处仅有白布下凹陷的弧度。

“道长,你看我像不像你啊?”    

薛洋笑的很诡异。

像是要哭。     

“晓星尘!!你为什么还不醒啊?!”         

不甘。

愤怒。

悲伤。

痛哭流涕。

如果不是晓星尘,薛洋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这样吧。    

“道长......你回来啊……”         

可惜,道长回不来了啊。

[哪吒之魔童降世][敖丙]摸只鱼

[杀破狼——priest][长顾]彼岸

        依旧是个小脑洞,ooc好像很严重的亚子(⑉꒦ິ^꒦ິ⑉)其实就是顾昀一次受伤后做了个梦。废话不多说下面是正文

 —————我是不正经的分界线————

  箭矢洞穿胸膛。

  冰冷。义无反顾。

  好冷啊。

  谁来解救我。

  意念坠入洪流,洋洋洒洒沉入忘忧之海 。

  顾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片彼岸花田。

  “红色彼岸花真他娘的晃眼睛。”

  顾昀只漫无目的地踱步,要不是时机不对,还以为是顾大帅哪天晚饭后在京城里遛食瞎溜达。

  离顾昀十来步左右远的地方,有一个束起长发的男人。举止身形都再熟悉不过。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孩子。男人握住他的手,那双小手颤抖着,拘谨而恐惧着。好像弱不禁风,但眼中却全然是不同的光景。

  冰冷。和刺穿胸膛的那支箭一样。

  好熟悉。

  “这不是那个小崽子吗。”

  顾昀很潇洒的笑了。他看着小长庚。不过是眨眼的一瞬,瘦骨嶙峋的孩子已然成长为一位略带青涩的少年。少年长庚站在了然和尚的身旁,“了然大师,何为义?”

  哑僧打手势道:“殿下您心中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长庚望着顾昀看不见的月亮,兀自笑了。

  青年长庚在顾昀注视下,成为了身份尊贵风度翩翩的雁王殿下。

  这次雁王殿下的身边没有其他人了,只是一个人站在不远处浸满月光的彼岸花丛中。月色真好看,为殿下的五官渡上一层银霜。

  好像有点孤寂的美。

  他的眼睛里有一些东西吸引着顾昀。像罂粟花一样鲜红,流露出妖冶的气息。诱惑,致命的诱惑。

  像是胡格尔。

  顾昀并不平静,他醉在了长庚罂粟花般的眼瞳中。

  “义父?”长庚清澈沉稳的声音打断了他。

  “啊,长...庚?”

  “义父又穿一件单衣,不冷吗?”说着,长庚解下狐裘披风,披在顾昀身上。

  太近了,长庚的气息瞬间将顾昀包围了。安神散的味道顾昀很喜欢。很香...啊。

  血腥味?顾昀的狗鼻子灵的很。

  “又受伤了?不让人省心的小兔崽子,怎么弄的?!”顾昀的手搭在长庚的肩膀上。

  长庚沉默着,笑了。

  伤口的血渗透布料,染就一片触目惊心的痕迹。他拉过顾昀的手轻轻印下一吻,转而又放在伤口上。

  “长...长庚?”他心头漏下一拍。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寂。

  “雁王殿下?”

  “李旻?!”

  一片死寂。

  长庚拉着他的手逐渐失了真,躯体随着黄泉吹来的风消散了,迷失在空中。

  “长庚——”顾昀大声喊着他的名字。长庚抱住了他。

  “义父,我在。”

  是真的长庚。

  “长庚...”

  “我在。”

  是我的小殿下。

  我好怕,好怕失去了你。

  胸口突然一阵痛。

  “十六,别乱动,伤口裂了。”

  没关系,你在就好。

 —————————完—————————

       人生不过是一个个梦的串联,醒来时只剩下自己,什么也没有,什么都不曾拥有。

       浮光掠影终究还是浮光掠影。

       即便如此,我依旧深爱着你。

  

[米优][费米]堕

一个脑洞,有点ooc,是我的错ರ_ರ 心塞

费米米优都有吧,文笔很差,敬请谅解。

下面是正文。


——————我是不正经的分界线—————


       太阳光束照亮了部分海域,却不能给海洋深处带来一寸光明。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百夜优一郎出现在那一片光明海域。

       愧疚、欣喜、厌恶、恐惧……这些疯狂地盘踞在米迦尔的脑海中。他想占有百夜优一郎。

       米迦尔舍弃了黑暗笼罩的栖息地,步入所谓圣洁光明之地。

       他小心翼翼地抱住百夜优一郎。

       “不要再离开我了,小优。”

       米迦尔抱得更紧了。

       “不要离开,好吗。”

       可是优一郎推开了他。

       “米迦,我的家人还在那边呢。”

       百夜米迦尔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我也是你的……”

       家人……吗?

       他站在那里,像一座失去灵魂的雕像。眼泪成为海水的一部分。

       恐惧再次弥漫心头。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

       百夜优一郎,背叛了他。

       背叛了他?

       “背叛者都应该去死。”

       “可那是小优啊。”

       他感觉有一个人从背后环抱住他。

       没有心跳,皮肤触感冰凉。银色长发随着海水的流动肆意张望。

       “喂,费里……”

       “别说话。”

       费里德贴近他一些,舔舐他脸上似乎从未出现的泪水。

       “呐。听好了,小米迦。”

       百夜米迦尔没有应声。

       “百夜优一郎是背叛者,是罪人。”

       “费里德·巴特利是家人。”

       他搂住米迦尔,轻咬他的耳朵。

       “记住了吗,我的小米迦。”

       “切。”

       是啊,家人。

——————————完—————————





       我是被神厌弃的存在。

       我本以为我不再信神,你却成为了我的神。我本以为我会收到神的眷顾,我将神供在心头,用血滋养,用心供奉,想不到他只听见了旁人的祈祷。

       我弑了神,世上再没有那个神灵,只剩下百夜优一郎。我的世界里没有了神的光亮,坠入了洋流,沉入海洋深处,沦为鬼。

       或许,成为鬼是我的幸运。